我眼中你不知道的执行法官

  发布时间:2020-07-10 11:55:14


    吉安法院网讯  离开执行岗位后,我一直都想写点文字,告诉大家不一样的执行法官,说一些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执行法官的日常点滴,以此怀念那些执行岁月,更是致敬仍然在执行一线的法官们。

    首先,要说的是执行局的陈庆荣法官,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记车牌号的“特异功能”。犹记得一个冬天的早晨,还没到上班时间,陈法官就打电话去找被执行人张某。一到宾馆门口,他说我们去前台查一下他住哪个房间,我们纳闷地问他,没有申请人提供线索,你没有看到被执行人,我们也没有定位系统,你怎么知道张某在这个宾馆住?他说张某的车子停在宾馆门口,他的车牌号我记得,广东深圳的错不了,我们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接着我们果真在宾馆找到了张某,睡眼惺忪的张某见到我们的那一刻,下巴都惊掉了,他说我回来没告诉任何人,都不敢回家住,就是怕法院找到,想不到你们这么厉害。上千件案件,陈法官记车牌号“特异功能”多次显示威力,让那些老赖无处遁形。执行法官记车牌、记住处的“特异功能”,正是执行法官对案件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是时时刻刻将案件放在心里的负责表现。

    其次,要说的是执行局的“娟姐”黄文娟法官。雷厉风行、飒爽英姿是娟姐在我们眼中的第一印象,对待老赖更是毫不留情,在拘留当事人、拘传被执行人等数量都是全院最多。但娟姐也有柔情的一面,那是一个交通事故责任赔偿纠纷案件,申请人是年过八十的老太,被执行人也是年近七旬的老人李某。第一次去被执行人老人李某家中,就让这个案件陷入了僵局。李某家还是乡下简陋的一层沙石房子,旁边一个棚子是所谓的厨房,儿子也已离异且常年在外务工,还有一个在读书的孙子跟着一起生活,平时就是靠着老李骑着三轮车去街上卖菜维持生活,就这样一个家庭,八千多元的赔偿款更是让老李抓襟见肘。而申请人家中也是不宽裕,住院治疗花费也大。鉴于双方当事人的实际情况,黄法官没有简单粗暴的执行,而是向院里、县政法委写了情况汇报争取司法救助,那一阵子娟姐不是跑拘留所、房管银行,而是跑村委、县委弄证明材料、写汇报。最终,县里批了这八千多元的司法救助款,让双方当事人都非常满意。还一个细节就是娟姐还帮被执行人老李出了执行费。执行法官不是“冷酷无情”,也有“铁汉柔情”,面对有困难的被执行人也会从各种方面去帮助解决问题,这是执行法官文明执行、善意执行的一面,也是执行法官全心全意为人民的表现。

    然后,要说的是执行局“鑫哥”陈鑫法官。鑫哥每天不是在单位接待当事人,就是在外面执行,天天不着家。其实他是土生土长的永丰人,家里有两个小孩,小的刚学会走路还在牙牙学语。他经常说陪孩子的时间很少有点愧疚,经常是早上起来孩子还没醒,晚上回去孩子就睡着了。前几天是他的生日,家里都为他做好了饭菜,可他还在单位加班,实在抽不开身。忙完已经过了饭点,同事知道后就买了一个小蛋糕,就在办公室分了吃,既算吃了饭,也算过了一个生日。每个执行法官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他们不计得失忘我的工作,真的是要感谢默默支持的家人。执行法官这种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不是一个两个,是所有,所有的执行法官都是这样的,这是执行法官无私奉献的表现。

    或许全国还有许多在岗位中默默付出的人,可能老百姓看不见他们在工作中的辛酸与苦衷,但我从一个“业内人”的角度能清楚地看到执行法官看似令人羡慕的职业,其实背后有无法言说的艰辛。但执行法官他们从未退缩,因为他们深知执行是维护法院司法公信力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保护申请执行人权益的最后一把利刃,所以他们时时刻刻将案件放在心里、全心全意为人民。而这些正是我眼里你不知道的执行法官。

责任编辑:张慧斌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