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老院诉百岁老人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0-05-12 15:38:06


    在每个人的心中,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人民法官则是这道防线中最坚强的力量,对待纷繁复杂的矛盾纠纷,人民法官应当秉持中立的理念,“淡定”地对待案件的双方。然而,近日,吉州区人民法院长塘法庭受理了一起让法官不再“淡定”的案件。

    这是一起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的原告系长塘法庭辖区内的一家社会敬老院,而被告则是近百岁的郭老太。原告诉称,被告原为五保户,于2013年6月入住敬老院至今,共有四个女儿。根据国家相关政策及规定,被评定为五保户的人员可享受国家的救助供养,被告因享受该待遇而无需向敬老院支付养老服务的相关费用。然而2019年6月15日,吉州区社会救助局根据民政部印发的《特困人员认定办法》(民发〔2016〕178号),对被告的基本情况进行评审后,认为被告有法定赡养义务人,不属于特困人员,据此作出终止并取消对被告救助供养的意见。敬老院将该意见反馈给被告及其女儿,要求其与敬老院签订《入住拖养协议》和《住养服务合同》,并开始支付每月1200元的住养服务费,但被告女儿对敬老院的上述要求置之不理,既未支付住养服务费,也未将被告接离敬老院,双方多次交涉未果,敬老院遂诉至人民法院。

                             这起纠纷不寻常  审理思路“急转弯”

    在浏览完堆积如山的新收案卷后,承办法官敏锐地发现这起案件的案由虽为追索养老服务费用,但它与通常的债务纠纷却差异迥然。因为,看似寻常的债务纠纷里却蕴含着深厚的道德伦理和人文情怀。在看完原告的起诉状和立案时提交的证据材料后,承办法官当即决定这起案件不能像一般的经济纠纷直接走送达传票后开庭的审理程序,而是先主动联系敬老院,进一步了解案件的由来和背景情况。经向敬老院负责人了解得知,被告共有四个女儿,年纪也较大。其中,有两人住在较远的农村,较少来看望老人;有一人住在敬老院当地,偶有来探望;而剩下的一人则情况不详。敬老院多次试图找被告的女儿协商,在沟通无果的情况下,还向当地政府、村委会甚至公安机关请求协调和帮助,但均因被告及女儿的不配合而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敬老院一纸诉状将这位百岁老人作为合同相对人告上法庭,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大致了解情况后,承办法官认为解决这名百岁老人赡养纠纷的核心在于四名法定赡养义务人。我国法律规定:“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在被告无劳动能力且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情况下,其子女依法应承担法定的赡养义务。“尊敬长辈,孝敬父母”,这不仅是法定义务,也是中华民族流传千年的优良传统美德。因此,本案的突破口就是寻找老人的女儿们。

                       找准方向克难题  微信组群“背靠背”

    解决该起纠纷的方向是有了,但一个现实问题摆在面前——敬老院无法提供被告女儿的基本信息和联系方式,而老人的年岁甚高,语言沟通存在障碍,这无疑给案件的推进增加了难度。此时,经验丰富的承办法官给敬老院“支招”,建议其可持案件受理通知书等相关材料前往被告所在地的公安机关,申请查阅被告以往的户籍登记情况,以此确定被告的子女情况和基本信息。因正处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且敬老院一直处于封闭的状态,双方的沟通转移至即时通讯工具——“微信”上,敬老院直至3月中旬才将查询到的三个女儿的信息反馈至法庭,并据此申请增加该三人为本案被告,后法庭依法准许其追加当事人的申请。在敬老院提交的申请书中,办案法官发现被告三个女儿中年龄最小的也已满60周岁,且均居住在农村地区,申请书中没有她们本人的电话号码,其中一名女儿的联系电话被注明系其丈夫,而被告的这位女婿称其妻子没有电话,且不认可取消被告为五保户的决定,敬老院无权要被告支付住养服务费。

    此次沟通并不顺利,再次联系也许收获甚微。这时,细心的法官从该申请书的后几行发现敬老院提供了另一位女儿的儿子即被告外孙的联系电话。拨通电话后,法官先向这位外孙了解其外婆的基本情况,后向其介绍本案的基本情况。一开始,被告外孙情绪有些激动,认为在被通知五保户的资格被取消后,敬老院一直不将民政部的文件给被告家属看,故作为家属对该项决定不予认可……面对电话那头的愤愤不平,法官耐心疏导、释法说理,并表示希望他可以出面协调此事,将其母亲和姨妈一起约来法庭,在法庭的主持下,与敬老院就这位百岁老人的赡养问题进行友好协商。得到肯定的答复并约好双方于清明节来法庭调解后,法官主动提出互加微信,以便后续的沟通和案件的推进。加好微信后,考虑到双方目前争执较大,法官并没有将其拉入原告所在的微信群,而是另建新群,以期实现线上的“背靠背”调解。微信群建好后,法庭在已邮寄纸质应诉材料后,又将电子版应诉材料通过微信先行送达至被告,让其第一时间可以看到敬老院的诉请及证据材料,其中便包括民政部的相关文件。

                             节前微信传喜讯  案件圆满“自化解”

    因调解时间定在清明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上午,承办法官在节前便结合自身多年的办案经验,就这场调解理好了思路,并做好了现场可能发生冲突的各项应对准备工作。4月1日下午14时07分,此时长塘法庭还未上班,敬老院负责人所在的群聊中弹出一条语音,与以往焦急询问的语气不同,这次敬老院负责人的语气略显轻快,表示已收到被告支付的住养服务费,敬老院是否可以撤回对四位被告的起诉。突然而来的“喜讯”让一直关注参与此案的法官助理春困顿时消散,立即回复其在确定已收到款项后,向法庭提交撤诉申请书即可,法官会对其撤诉申请依法进行审查。当天下午,敬老院的负责人便亲自将撤诉申请书提交到了法庭,虽通过电话、微信沟通了多次,但此次是其第一次来法庭,双方第一次见面。敬老院的负责人笑容满面,连声道谢:“感谢你们为这个案子前后做了那么多,现在问题终于解决了,心里悬着的石头也落下了,真心感谢你们,欢迎你们有空来敬老院做客!”

    在问询相关情况后,经审查,承办法官于同日作出裁定,准许敬老院撤回对这位百岁老人及其三位女儿的起诉,并将裁定书送达至双方,该案至此以原告撤回起诉的方式结案。

    养儿防老、赡养老人是我们传承多年的文明瑰宝,正是由于人们的文明意识普遍提高,才让我们看到在人与人之间架起的一道道法治轨道、文明桥梁,才可以让大家看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弘扬和延续。

    愿真善美永续人间,愿道德文明带来风清气正。

责任编辑:张慧斌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