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夫妻”分手争彩礼 法官巧断“家务事”

  发布时间:2020-03-25 16:04:43



3月20日,陈群父母如约返还礼金,并在调解协议上签名


3月20日,陈贵信将钱款送到原告冒云父亲手中

    吉安法院网讯 3月20日,在江西省吉水县人民法院丁江法庭的办公室里,陈群(化名)父母如约交来现金4万元,并在调解协议上签名。经过两天的调解,这起婚约财产引起的纠纷终于平息。

    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2018年底,家住吉安县的23岁男子冒云经人介绍,结识了邻县吉水的22岁女子陈群,双方见面后情投意合。十一长假期间,冒云驾车带着陈群一同到广东接女友父母回吉水。趁双方父母均在家中,冒云携家人来到陈群家里订婚,给付了彩礼及红包等共计人民币6万余元。之后,冒云前往浙江开店,与陈群聚少离多,两人感情逐渐淡漠,冒云觉得自己无法履行婚约。为此,在今年春节前夕,他来到陈群家中,要求解除婚约并要陈群父母返还彩礼。没成想,陈群父母不承认收到彩礼之事,与冒云发生激烈争吵并报警,双方闹得不欢而散。

    冒云顿觉一意难平,于2020年3月10日,以一纸诉状将陈群及其父母起诉至法庭,要求他们退回全部彩礼及定亲红包共计人民币6万余元。

    “是男方到我家里闹事,我们可没收什么彩礼。”承办此案的法官陈贵信致电陈群母亲,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女方陈群家人好像说过,收了彩礼也不退。”陈贵信来到当时出警的派出所调查情况,出警民警提供了这样的信息。

    “从前年底开始,冒云就主动追求我女儿,两人都有结合的意愿。订婚是冒云家主动提出的。订婚前,我们两口子还提醒他婚姻大事不能儿戏,要他考虑清楚。他说想清楚了。现在提分手的也是他,还要退回礼金。我们女方的面子怎么办?”陈群母亲则认为,女儿在这段恋爱关系中并无过错,是男方“始乱终弃”,她碍于面子才谎称没有订婚和彩礼一事。

    “今天,把你们召集到这里,是希望你们能坦诚一些,你们真的没有收到冒云与陈群订婚的彩礼钱吗?”因陈群已外出务工,3月19日,承办法官陈贵信将陈群父母召集到当地派出所,当着出警民警的面,再一次向其询问。

    “根据法律规定,彩礼的给付是建立在登记结婚的基础之上的。现在他们两人没有登记结婚,男方要求退回彩礼,于法有据。”陈贵信耐心讲解退回彩礼的法律规定情形,最终在情理法及派出所民警面前,陈群父母承认收受彩礼之事,并希望法庭鉴于两人交往已有一年有余的情况,从中调解部分返还彩礼。

    多年在基层从事调解工作的陈贵信觉察到,化解矛盾的突破口有了。然而,当陈贵信再一次拨通了冒云的电话,并向其转达陈群父母的意愿后,冒云却坚持要求他们全额返还彩礼。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陈贵信在心中默念,并将调解笔录再一次拿在手中细细读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多方打听,陈贵信得知陈群的母亲与冒云的父亲系同学关系,且陈群堂姐嫁给了冒云表哥。得知他俩有着这层“关系”,陈贵信眉头皱纹舒展开了,他打着响指说到:“开门的钥匙有啦”。

    3月20日,陈贵信将冒云、陈群、两方父母邀请进入新组建的微信群,并通过群视频,向双方释明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请双方顾念曾经的感情和两家共有的“亲戚关系”各做让步,以免对薄公堂进一步激化矛盾。最后,陈群一方表示愿意解除婚约。冒云一方也同意陈群一方返还部分彩礼人民币4万元。当天下午,陈群父母如约将4万元送到丁江法庭,法庭马上将钱款送到原告冒云父亲手中。

    “这案子案情简单,判决下去容易,调解下来要花更多时间精力,但调解结案能尽早平息双方矛盾。枫桥经验的要义之一就是要‘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地化解’。作为派出法庭的法官,我们在平时的工作中要加强与其他部门、村社干部的联系,多调查了解案情,多收集有关信息,多理解倾听当事人的诉求。”聊起案子,陈贵信话多了起来。说完,他长吁了一口气。据悉,这是他今年以来成功调解的第14起案子。

责任编辑:中苑萱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