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那个我记忆里挥之不去的地方......

  发布时间:2020-03-19 09:56:28


    吉安法院网讯  因为一场疫情,把全国人民的眼光聚焦到了武汉这座城市,而心也随之牵挂过去,而我,也有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在那个地方,那个意外的旅途里。

    16年的清明节假期,屁屁虽然不满3岁,但已经有两年的旅游经历了,从1岁多会走路就自己爬长沙岳麓山起,每年2、3次的旅行他都表现的非常好,自己走着自己吃着自己发现着,我们一起快乐着。因为屁屁的出色表现,我们3月就计划了这次出行,在路上我们就一直笑个没停,说着等会去哪里吃好吃的,怎么拍照好看,先去哪个景点,我甚至还在老刘的鼓励下第一次把车开上了高速,屁屁眯一会叽喳会,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到武汉,把车停到酒店,我们就出门了,我记得那天屁屁到武汉后就有些反常,焦躁,不配合我们之前沟通的行程,发脾气,不拍照老想挣脱我牵着的手;终于,冰淇淋事件爆发,屁屁因有点小咳嗽我们没同意他吃冰淇淋,结果他在广场上大发脾气,冲着乱跑,完全不像他平日的样子,我记得当时老刘生气动手打了他一下,然后教育了一路,听话多了。晚上是欣喜已久的翠华,因在香港吃过觉得不错,所以哪怕位置不好找,我们找了好久还是执意去了,屁屁吃的还香,他爱吃咖喱,还和我和他姑姑碰了杯果汁。

    回到酒店,屁屁还很兴奋不愿睡,我就让他和外婆视频聊天,我和妹妹也闲聊着,之后老刘接了电话和我妈说着一天的武汉之行,还报着平安,哪成想挂完电话后,我便经历了我为人母后和老刘最后悔最不愿被提及的事。儿子不小心滚到床下,我正想取笑他的顽劣,让他自己站起来,可是等了两秒没有反映,我马上觉得不对便把娃抱起来,一地的血,靠近眼角有深深的裂痕,已见骨,可见刺伤多深。我们仨都吓坏了,去医院,我大叫,大家慌慌张张就往外冲,我现在还忘不了地面上,电梯里,那一路的血。几年了,我依旧记得那样清晰,电梯里有一对情侣,本要上楼,看着妹妹叫了一声小朋友受伤了,便果断按了往下的电梯,在前台,老刘问是否能帮忙叫车,没有理会我们;问最近的医院在哪,依旧没有理会我们。外面的雨挺大,那时候还不是滴滴打车的时代,老刘很久都没拦到车(也许不是很久,但每一秒都是那么煎熬),我就这么看着老刘跑进车流里,有个车子刹住了车,老刘求他,我们上了车,我记得车上的副驾是外地来武汉办事着急去开会的吧,他听了我们的求助后打了个电话,大意是碰到情况,一个孩子受伤了先送去医院,晚点再过去之类了,挂了电话他一直和我说“你和孩子多说说话,别让他睡”。我真的吓坏了,我们说随便哪个医院,最近的就行,我一直在麻烦师傅快点,儿子很乖,我记得他没怎么哭,就一直问我“妈妈,我没事吧”,我答“没事、没事的宝宝崽”,但是,盖在伤口上的纸全是血。下雨,车堵得厉害,大晚上的,开车的师傅好像也不是很熟悉,一直导航,等到了医院,老刘把钱给那是外地兄弟,他一直不要,让我们带孩子快进医院,老刘从车窗缝里塞了钱进去就跑了。那真是个好人。

    忘了是家什么医院,很晚了,有个护士在那,看了屁屁的伤口,很深,要缝几针,我们完全没概念,我不想看着孩子流血,就想着快点缝,快给给孩子治疗才是要紧的,没想到她很温柔的和我说“缝针是很简单,但是伤口在眼角处,很难看的,会留一辈子,你们看着肯定舍不得,都是宝贝,你们看看要不要去同济,那里有专门的伤口美容修复手术,非常好,术后看不见伤口,当然费用会高,所以如果你们愿意,我就给你孩子清理伤口先简单包扎好,你们再去那边医院,如果不愿意,我们这边就直接缝针”。我们完全不懂,我们四线城市在当年完全不知道这么大的伤口除了缝针居然还有美容修复,我和老刘商量着,看着娃精神还好,看着他帅气的小脸蛋,我还是决定去同济。那个护士给娃清创包扎,教我们按压的方法,血没有留了,我们马上出发去同济。到现在我都记得那个护士瘦瘦白白的,虽然带了口罩,但是声音很暖,安慰了我们,没有让我们一去就是缴费排队,甚至,我们没交一分钱就得到了紧急处理,我们说要交费时,她直接说不用了你们快带孩子去吧。真的,那个下雨的深夜,那真是个好人。

    同济,想必大家都可能想见,夜晚如白天般灯火通明,病人络绎不绝,这在我们这边的医院真的是没见过的场面,以我的预想,孩子这般紧急应该立刻处理,没想到还是得排队一个一个的来,旁边等着的有喝醉酒砸伤的,有带着莺莺燕燕纹着纹身打架流血的,我抱着孩子,老刘去缴费,心里五味杂陈......想着来之前妈妈说的“一个清明节,带孩子出去干嘛”,想着她说的你们俩能带好屁屁吗,想着怎么和这一大家子长辈说。终于,轮到我们,医生一上来就两个字“全麻”。我马上意识到这个事情已经超过我能决断范围,我打了电话和妈妈老实交代,妈妈撕心裂肺“前一脚打电话还好好的,你们怎么搞的,这么两岁多点的孩子打全麻,伤害几大”,我说孩子会动影响医生缝合,所以医生说全麻,妈妈说把电话给那位医生。一开始那医生不愿意,我能理解,病人很多、真的太多,他真的很忙,我求了他,说我妈妈也是医生,可否劳烦您接下电话和我妈妈沟通下,我们是外地来旅游的,事发突然,不懂医学这些方面的知识,后续护理这些,我们明天还想赶回家这样方便些也,所以麻烦您和我妈妈沟通下。他犹豫了会还是接了,沟通了大概10多分钟,最后他和我说,让我在旁边抓着孩子的手,安慰他不要让他乱动,做局部麻醉,然后伤口美容修复。我很紧张,尤其是头上那个手术灯突然一亮时,那一刺眼,我竟然恍惚,儿子更是发起抖来,我安慰他,男子汉要坚强,不要哭,伤口在眼角,要是眼泪留进去就不好了,儿子很乖,再没动过,乖的让我心疼。我不敢看,那个伤口很大,清创后都见白白的骨头,我只能紧紧抓着屁屁的手,医生手艺很好,按压一会伤口就融合了,就好似用胶水一黏,就缝合了,事后我才知道那的确是一种伤口融合胶,美国的,能融合伤口,但是如果伤口再大些,这个胶也没用,只能缝针,我很庆幸。医生说缝合的很好,用纱布包好了,我心也算落地。事后,那医生开了单子打吊针破伤风消炎,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扎伤的,他交代我“打完吊针,晚上要好好观察孩子有没有发烧或者不良反应,有反应明天不能回家,来找我;如果没什么事你们明天可以回家,到家里让你妈妈看看再处理,这个正常15天后要来取线,头发丝那种的,你家那边的医院如果处理不了你就回武汉来找我,我和你妈妈也说了,然后建议下这个缝合有一条疤痕,因为在眼角处挨近眼睛,你们可以用美国的那个祛疤的凝胶,大概两支就可以,拆线了给孩子抹一抹,慢慢长大会看不出和自身皮肤一样,你们自己考虑下”我听从医嘱,让老刘缴费,我们转战旁边的儿童部。走前那医生还在说“如果你家那条件有限拆不了这个线,你就带孩子回来找我”。真的,那一句话,那个下雨的深夜,那真是个好人。

    说实话,儿童部在另一栋楼,起先我真不知道原来一个儿科就能有整整一栋大楼,我记得还有点路程,几百米,下着雨,我抱着孩子,妹妹帮我拿东西,老刘拿衣服护着,走的鞋子都湿了。里面孩子哭的哭闹得闹,我排队打针,没有坐的地方,全是人,每个打针的孩子有一个小隔间,很小,大人全站着,我想象不到的拥挤,是我在家这边医院从来没见过的场面,设备很齐全,那个时候就有自动售货机,里面放了儿童喜欢的卡通暖手带,平衡打针的夹板等等,买了用完可以带回去,不用担心交叉使用问题,非常先进,老刘给娃买了,孩子笑了会,真的,大城市的医疗资源真的很丰厚。护士像流水线一样站着一排,看单子配药做皮试打针分工明确,虽然病人很多,但是效率也很高,这是毋庸置疑的。两个多小时,我都抱着屁屁,担心他,很自责,一个不到3岁的小娃娃,我没照顾好,这样遭罪,真的很难受。老刘难得的话不多,我知道他也很伤心,尤其是下午他打了屁屁那一下,他肯定更加自责。

    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2点多,上电梯我依旧看到了我孩子之前一路滴落的血迹,心在滴血。我和老刘说,投诉酒店,投诉到它们总部,投诉他们的漠视。其实我已经很累,我不是跋扈的人,但我真的很生气,而且我必须要在明早回家前处理好这些事情。我拿手机开始录像,包括保洁人员随意摊开的被子搭在床头柜上,床与床头柜之间空有超过一拳的距离,被单随意搭在上面根本不知道下面有空隙,导致屁屁小脚踩踏陷进去,然后一头扎进没有任何防护床头柜角尖处,边拍边出冷汗,要是在偏一些,眼睛那,不堪设想,尖角处的血,地上的血,还有那前台人员面对我们的求助不理睬,我气愤不已。我向他们北京的总部投诉,我必须要他们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早上大概7点,一个经理来房间看了孩子,很官方,看了我拍的证据、病历单等等她没有反驳,对前台人员的漠视表示抱歉但很是敷衍,我看不惯她的态度,她很不诚恳,甚至质疑我投诉的居心,她说他们有律师可以和我协商,我说好啊,我和律师谈就更放心了,我和律师沟通了很久,我承认我作为监护人没有起到很好的照顾义务,对方也承认他们的安全保障义务没做好,非常好,是很专业的对话我承认,他们也表示对前台人员的服务态度表示道歉,我接受;并对医药费的30%予以赔偿,但是只是基于普通治疗(缝针部分),对于医美部分,他们表示要协商,我表示不需要,因为是我们做家长的愧疚孩子想弥补的,不需要他们出,我投诉只是讲事实,需要得到你们的道歉,不是为了钱,我也不需你们免房费,毕竟我住了,我让老刘确认了房费的支付。最后,我拿着600元的赔偿款带着儿子走出了酒店,那个经理送我们出了酒店,有点尴尬。

    回家,除了头几天儿子每天晚上睡的不好,老是噩梦惊醒就说有血有血之类的吓着了,后面依旧是开开心心的,慢慢的忘记了这段回忆,甚至忘记了武汉,我们大人间也是配合默契,谁也不再提起这一段过去。

2018年的五一,是个好日子,在我们的再三商量下(主要是妈妈在)决定把未玩的武汉,再好好走一遍。那是开心的4天,我们去了武汉大学、黄鹤楼、长江大桥、户部巷等等,在樱花大道留影,吃了好吃的武汉热干面、豆皮、武昌鱼、蹄花等等,刘屁屁很开心,这次的记忆被完美保留,直到现在。

    新冠疫情的爆发,武汉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每天都关注着,查看着一切信息,甚至会主动搜索医院、同济医院的消息,我想老刘肯定也会这样做,毕竟就医的那段经历没有让我们忘记感恩,我甚至会在看医护人员视频的时候,心里想着那个急救医生,会不会是给屁屁缝针的医生,而那个白净的护士,会不会是给屁屁包扎的护士,他们是那么的好,其实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口罩遮住了他们的面孔,我把千万医护人员都当作了是他们,想到这看到这我便泪流不止。武汉是个英雄的城市,有着最先进的医疗资源,最最关键的,是有那么多逆行的、温暖的医护人员,我很幸运,我遇到了,所有的病患也遇到了,有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伟大的英雄的武汉,一定能战胜疫情,迎接春暖花开的那天。

    屁屁在家“蜗居”的日子很乖,认真上网课,课后阅读作业都很及时积极,从未嚷嚷要出门,甚至在老刘喊他出去剪发的时候,他竟然蹦出一句“我不去,爸爸,还是生命更重要”。他总爱和我谈疫情,教我们怎么六步洗手法,在我疫情值守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妈妈要注意吃饭,吃完饭要马上戴好口罩”,和我谈论疫情防控的各种信息,很懂的样子,他有一个偶像,是钟南山爷爷,总是会说“钟南山爷爷说...钟南山爷爷说....”他还会说家里最辛苦的是外婆,因为外婆在医院忙个不停,过年也没回过家,他说外婆在家也很忙,晚上总是各种电话找她,“我外婆是感染科的专家,她最辛苦了”。他甚至爱上了看《中国医生》纪录片,面对里面的手术镜头,他没有一丝畏惧的样子,反而在良医述心的过程中,他被感动着。妈妈问他,“屁屁崽,你长大了是不是想做医生”,他很认真的点头回答外婆“嗯”。

    毕竟那时屁屁还不满3岁,对眼角受伤的过往完全没有记忆,就像那段过去,慢慢会冲淡,我们也不愿提起,但是仔细看屁屁的眼角,还是有受伤的印记,就像那段感人的回忆,我们永远珍藏心底。武汉这场疫情过去后,可能大家都不愿提起这场国难,但是那些逆行在一线医护人员的感人事、感人心,将会永远留存在人们心间。我想了好久,终于决定在疫情防控的时候和儿子聊聊天,忽略了他受伤的过程,但是把医护人员如何救护他的过程告诉了他,他摸摸眼角,说“妈妈,我眼睛这里不痛了,谢谢他们”。

    这些天,我老是回想过去,看着以前的照片,想着我与武汉的这些点滴交集,尤其是就医的那一段,总让我感慨万千,我想着,等疫情结束了那天,我想再回去一趟武汉,这一次,我想去医院,去试着找一找他们,当面说一声“谢谢”。  

责任编辑:张龙飞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