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法徽 春暖花开

  发布时间:2019-09-26 16:51:11


    信仰,多少人因为它选择进入人民法院,从此坚守初心、不问西东。

    小学时,法官来学校普法,举手投足间散发出威严又不失亲切的气息。这时,一颗法律的种子已在我心里悄然种下。别小看这颗种子,它是法律界前辈对白纸少年们的传承。那时候的我总会希望快快长大,憧憬未来的我会是什么样子。每到这时,就会想起这位法官。这颗种子随着年龄一起增长,我逐渐被法制节目所吸引,每天中午的《今日说法》成了我必加的一道菜。再后来,我顺利进入法学院接受专业的法学教育。

    本硕期间,我一直坚持做志愿者。直到现在,我还深深地记得其中的一次志愿活动。在2014年首个全国宪法日,我们在一个乡村中学普法。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课堂上同学们求知若渴的眼神,我提问话音未落就高高举起的双手。看着孩子们那一张张稚嫩的脸,站在台上的我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当初坐在小课桌前的自己。岁月流转,与“法”邂逅于少小年华的我也从一名“受者”变成了“施者”,施比受更有福。活动结束后,一群孩子张开双臂跑向我并说要与我合影。这些女孩眼神单纯质朴,衣服略显寒碜单薄但干净整洁。我内心沉重,有些话想问又唯恐伤害这些孩子敏感的自尊。没想到,她们竟大方地介绍自己是留守儿童。她们表述地很平静,但我眼圈红了。我不希望她们发觉我的一丝同情,于是用力抱了抱她们。我蹲下来,告诉她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努力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无论生活多艰难都千万不要放弃学业。之后我给过一些物质帮助,辅导她们学习。扶贫重在扶志。她们在学习上受挫时,我会请名校同学和她们视频,分享学习和生活,让他们看到未来的希望。

    我很庆幸生活在这个时代,这个通过知识就能够改变命运的时代。而在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几十年前,情况并非如此理想。就拿去年大热的电视剧《大江大河》来说,宋运萍和弟弟宋运辉,虽同时通过高考录取分数线,却因出身问题,只能允许一个人去上大学,最终姐姐牺牲自我成全了弟弟的大学梦。在那个年代,有很多女性其实和宋运萍是一样的。她只是那个时代女性的一个缩影。读高中上大学,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这样的经历在几十年前,是通过顽强的抗争换来的,是在烈日下暴晒,汗透衣衫,摇摇欲坠的消瘦身板拼出来的。还有更多的张运辉、王运辉、李运辉,他们拼尽全力,也没能得到应得的一张录取通知书。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通过考试,心怀梦想的法律人在法院相遇,有了现在安稳幸福的生活。我能一步一步靠近自己最初的梦想,离不开当年那位法官的法律启蒙,也离不开国家提供公平公正的舞台。

    进入中院后,我开始在一个新的层面理解和从事普法工作。我每天都会审稿校稿,在吉安法院网及时发布法院新动态、新举措、新案子。进入研究室工作不久,在《人民法院报》发表了一篇法院扫黑除恶司法建议的稿件,工作热情更像是加满了油一般。我定期收集、整理全市法院法官报送的典型案例。在今年第一季度《江西法院案例选》中,我院入选了2篇案例、1篇征文,位列全省第一,受到了省院领导的表扬。吉安法院网的文章以深入浅出的语言普法,典型案例又在对各级法院法官审理类似案件,提供参照标准,对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更像是一种对内行人的“普法”。

    临近中秋,我多次随法官参加对九类服刑罪犯特赦仪式。在中秋前特赦,党和政府用意深远。“法律对人的行为具有引导和教育作用。”当年书本上简单的这句话,直到现在才深深领悟:刑罚从不是简单地为了惩罚罪犯,而是更多地为了感化他们走向正确的道路。

    红底黄线绘着公正天平、齿轮麦穗,这是法徽,是人民法院的象征,是法院人信仰的标识。我与“法”邂逅于少小年华,对她的信仰从此萌发,这些年不顾一切的追随着它,哪怕岁月变迁,风吹雨打。我只是一名法院新鲜人,还有无数法院人忠于职责、忠于法律、忠于信仰,他们有更多的好故事可以说。哦对了,还记得我做志愿者时帮助过的一位孩子吗?她后来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也选择了法学专业。当年给我普法的那位法官不会想到,多少小小少年,曾因这样的经历,投身于司法事业,并将之定为毕生的信仰;多少法官的小小举动,曾因这样的影响,将初心与使命代代相传。

责任编辑:中院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