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敬畏生命

  发布时间:2018-12-25 23:34:11


    当我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秋日的一天上午,语文老师在讲授台湾作家张晓风的散文——《敬畏生命》。

    “那是一个长得不能再长的夏天,在印第安纳州的一个湖边。我起先是不经意地坐着看书,忽然发现湖边有几棵树正在飘散一些白色的纤维。大团大团的,像棉花似的,有些飘在草地上,有些飘入湖水里。好几个小时过去了,那些树仍旧浑然不觉地在输送着那些小型的云朵,好像是一座无穷的云库似的。几乎是第一次亲见这样鲜活的、壮阔的生命——虽然只是植物的。我不能不被生命豪华的、奢侈的、不计成本的投资所感动。也许,在不分昼夜的飘散之余,只有一颗种子能生根发芽,但造物主乐于做这样惊心动魄的壮举。”

    我在十三岁的年纪是不太明白这样温柔而有力量的文字,我只觉得作者矫情,不过是自然界的自然现象,非要这么夸大其词。

    而今我已三十岁,在偶然整理旧物的时候翻看到带着樟脑霉味、发黄的中学语文课本,看到这篇名为“敬畏生命”的文章,不禁感慨岁月如梭,浮生如梦。当年的小姑娘已然成人,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今时今日,再回首阅读这篇年少时看不明白的文字,又是另外一番感慨。

    自然赋予人类聪慧的头脑、灵敏的肢体、每一块骨骼、每一寸肌理,都由造物主深思熟虑设计好,精雕细琢打磨好。伟大而无私的自然之手,创造出辉煌的人类历史。但却有一样东西,自然之主不会随身体发肤恩赐给每一个人,那就是敬畏生命的心。这样一颗柔软而坚定的心,是需要时间来历练的,也需要一些人间的悲欢离合来打磨。

    法院的案件折射的是世间万象和人间百态。我在查看一个交通肇事案件的案卷时,无意翻到法医鉴定那一页,顿时眼泪婆娑,潸然如雨下。图片上是一个婴儿,穿着如新生小鸭的蹼一般鲜黄的小衣服,除了额头有一些淡淡的血迹,其余地方皆是干净整齐的,眼睛闭着像是睡着了,暂且叫他念儿吧。念儿是个可怜的孩子,亲生母亲将他遗弃,幸而被好心的养父母收养,念过半百的养父母尽己所能给念儿最好的照顾,乖巧的念儿长得惹人疼爱。一日,养父母抱着念儿去亲朋家做客,路遇超速驾驶的大货车,驾驶摩托车的养父当场被撞身亡,念儿从养母怀里甩出去,头部受了重伤,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肇事的司机被判了刑罚,念儿的养母得到了一笔赔偿款,可是那又如何?失去了丈夫和孩子,生存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如果念儿的生母多年后想寻回自己的孩子,在得知多年前孩子就不在人世的时候,她会不会心痛?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我们不能用道德绑架这位母亲,但是如果她和念儿的生父能够对小念儿多一些怜爱之心,多一些珍惜之情,结果会不会不一样?肇事司机虽然不是故意为之,却对自己的驾驶技术过分自信,无形中放任了危害结果的发生,导致了一个家庭的悲剧。如果司机知道自己的一脚油门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会不会松下油门,减下速度?这些都无从可知,可以知道的是小念儿在生母的怀抱里被抛弃,在鸣笛的救护车里结束了短暂的生命旅程。

    “我至今仍然在沉思之际想起那一片柔媚的湖水,不知湖畔那群种子之中有哪一颗成了小树。至少,我知道,有一颗已经成长。那颗种子曾遇见了一片土地,在一个过客的心之峡谷里蔚然成阴,教会她怎样敬畏生命。”我从没见过那种靠风吹动纤维传播种子的植物,但张晓风的一番感悟,也教会了我如何敬畏生命,那是对鲜活生命的憧憬。正如申京淑书里所说的那样:有一天,在某个下雪的早晨,我在书桌上读书或者写字的时候,静静地俯下身体,闭上眼睛,我希望那是我在人间最后的模样。而在此之前,我将不惧死亡地去珍惜。

责任编辑:张慧斌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