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火烧房是故意毁坏财物罪还是放火罪?

  发布时间:2018-06-11 16:27:17


 【案情】

  被告人苟某与被害人彭某经网络认识发展为情人关系,之后彭某要求断绝关系,苟某不同意多次表示将报复其家人。2018年2月,苟某来到彭某老家确认了彭某家房屋位置后,产生放火烧掉其房屋的念头,并购买了汽油于当晚12时潜入彭某家中二楼,将汽油洒在二楼大厅及左侧前后两个房间内,然后用打火机点燃汽油放火焚烧房屋及室内物品,之后将房内价值2万余元的财物盗窃后逃离现场。

【分歧】

  对于被告人苟某构成盗窃罪没有疑问,主要争议焦点在于放火烧房行为是构成放火罪还是故意毁坏财物罪: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主观上只有故意毁坏受害人财物的故意而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且从客观方面看被告人的行为不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性质,故认为应当定性为故意毁坏财物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故意放火焚烧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已完成,应认定为放火罪。

【评析】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主要理由为:

  放火罪是指故意放火焚烧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二罪区分的主要标准在于犯罪客体,也即犯罪行为是否危及到公共安全。本案中被告人苟某在夜深人静之时,在村民聚居区的受害人家中点燃汽油、引发大火,其放火行为不仅危及到受害人家的财产安全,也可能危及到常年在房屋内居住的受害人一家的生命安全,还可能危及到邻居的生命财产安全,其侵害的客体不仅仅是财物,更是公共安全。

  本案中被告人苟某作为一个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成年人,其应该具备独立的是非辨别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却在恋爱失败未达到与作为有夫之妇的前恋爱对象结婚的目的时,因心胸狭隘、目无法纪而心生放火报复之念,同时从千里外的深圳连夜赶到“女友”彭某家中,连续实施事先踩点、准备汽油、撬门放火、火中盗窃这一系列犯罪行为,可谓是早有预谋且准备充分。苟某出于泄愤而放火,其对放火这一行为持有的是直接故意这一主观心理状态,同时就放火对象而言,其经过白天事先踩点后对该房屋周边情况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且将作案时间选在众人皆在熟睡的夜深之际,分析可知被告人对放火行为可能引发的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持完全放任之态度,也即间接故意。

  根据刑法理论,放火罪的既遂标准一般持独立燃烧说,即当放火行为导致对象物在离开媒介物等条件下能够独立燃烧时,就是既遂。本案中苟某趁夜深之际将汽油浇洒在受害人家内后点燃引起熊熊大火,至此已经完成了犯罪行为,即已经构成了放火罪的既遂状态。即使事发时因“奶奶生病”受害人家中无人而避免了更大悲剧的发生,同时万幸的是火势也未进一步蔓延导致更严重的后果,但是这种种的巧合与幸运并不能成为行为人脱罪的理由。至于抗诉机关提出的“周围房屋均为砖混结构,不足以危害公共安全”意见,笔者认为在现实生活中的多次火灾已表明并不因其是砖混结构,便不发生发生火灾,相反的砖混结构房屋内的财物在周边高温或火星的作用下引发火灾,以及因大火燃烧、温度过高使得钢筋等软化而导致房屋倾斜倒塌的悲剧也有许多,并不能因此认定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不会危害到公共安全。

  综上所述,本案中被告人苟某为达到对“前女友”泄愤报复的目的而对因此可能造成的严重危害其他不特定人群的生命财产安全的后果放任不顾,对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后果持间接故意态度,事实上也实施了撬门放火行为且对周围公共安全造成了重大威胁,应当以放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彭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