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审判程序与制度概述

发布时间:2015-09-28 09:54:37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废除了国民党政权的诉讼程序制度,继承了苏区人民司法的优良传统,形成了一套有利于人民的诉讼程序制度。在5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审判程序制度建设经历了创立、曲折前进、遭到破坏、发展健全四个时期。

    1949年至1956年是审判程序制度的初创时期。1949年,吉安专区获得解放,一般民事、刑事案件分别由民政、公安部门处理。1950年5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吉安分院成立,随后各县市人民法院陆续成立,民事、刑事案件则由人民法院受理。吉安两级人民法院在审判过程中,遵循便利于人民,实事求是的原则,实施了轮流下乡就地审判、上诉、复核的制度。对于反革命案件的审判,全区法院始终贯彻“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同年12月,吉安分院召开全区第一次司法工作会议,通报全区各县市解放以来的司法工作情况;讨论诉讼程序、审判方式等问题;总结各县审判与调查研究相结合,审判与群众参与相结合的经验;推广莲花县实行轮流下乡审判的做法。195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程序通则》(草案)及《人民法院组织通则》颁布实施,全区实行三级两审终审、公开审判、调解、人民陪审等制度。其中陪审制度由于尚属初步建立,全区法院聘请的陪审员,多数是与案件有关的机关单位或群众团体的成员。并在轮流下乡就审制度的基础上建立就地办案、巡回审判的制度。在审判程序、审判方式上也采取了一些新的做法:一是设立代书处、问事处,给群众解答法律问题,代书诉状,登记收案,调解一般民事纠纷。二是实行庭讯、巡回审判、就地审判、公开审判四种审判方式。庭讯又分即时审讯与定时审讯两种。即时审讯主要是针对当事人双方均到庭,且属婚姻、口角、轻微伤害等案件,为避免当事人往返,当即接受其口头控诉,进行审判。对于一方当事人控诉,另一方当事人尚不知晓,或有待于查找证据的案件,或重大刑事案件,实行定期审判。1953年,全国召开司法工作会议,强调审判工作走群众路线。吉安地区两级法院重点抓了以下三项工作。一是普遍实行巡回审判、一审陪审员制度;二是着重建立区、乡、村调解委员会;三是严格实行“三查”(查案卷、查人犯、查执行)。查案卷,即对未结案件检查未结原因,然后提出办法,制定计划,进行清理;对已结案件,检查政策执行情况,以提高认识,发现需要纠正的错判案件,立即纠正。查人犯,即对未决犯查未决原因,以便迅速处理,防止久押错押;对已决犯,检查有无错判,处刑是否适当,效果如何,人犯表现如何等。查执行,即对未执行的案件,检查未执行原因,及原判决、调解是否适当等;对已执行案件,主要了解群众的反映与意见。1954年《宪法》、《人民法院组织法》公布,审判程序制度开始全面建立。法院审级制度由原来的三级两审制改为四级两审制。同时,法律确立了公开审判、辩护、人民陪审、合议、死刑复核、审判监督、回避等一整套正规法制。为实行正规法制,中级人民法院及各县(市)人民法院于1955年先后进行了正规法制试点工作,使法律规定的程序制度在全区得到贯彻执行。同年5月13日,中级法院成立了审判委员会,各基层人民法院也陆续成立了审判委员会。与此同时,地县两级党委成立了审查案件委员会。1956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制发《各级人民法院刑、民事案件审判程序总结》,吉安地区两级人民法院按该文件规定的程序办案。至此,审判程序制度逐步走上正规化、法制化的道路。

    1957年至1965年是审判程序制度建设曲折前进时期。1957年,审判中简化了原有的预审环节。同时,受极左思潮的影响,法定审判程序开始遭到破坏。1958年,在大跃进运动中,吉安地区两级人民法院在审判程序制度的实施上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一是全区各县政法三家合并为政法部或联合办公室,案件的审判由政法部或联合办公室下设的审判科进行审理。二是审判人员必须参加生产大跃进,不得不一手拿案卷,一手拿生产工具,办案只得在田间、地头进行。三是受政治运动的影响,“简化手续”、“法律可有可无”“法律束缚手脚”等错误思想泛滥,直接影响到法定审判程序制度的贯彻实施。60年代初,特别是1962年12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下发以后,重申了人民法院必须遵守法制,依照法定审判程序审理案件。吉安地区审判工作重新回到了依法办案的局面。

    1966年至1976年是审判程序制度建设遭到严重破坏时期。1966年至1972年,由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干挠破坏,吉安两级审判机构被迫停止办公,法院被“群众专政”等组织替代,原有的审判程序制度遭到破坏。1973年,全区法院陆续恢复,在刑事审判中强调废除法西斯的审查方式,强调坚持依靠群众、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的办案作风;民事审判强调“依靠群众、调查研究、就地解决、调解为主”的十六字方针。但由于“左”的思想影响,正规的审判程序制度仍然未能全面建立。

    1977年至2000年是审判程序制度的发展健全时期。1976年“江青反革命集团”垮台后,特别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刑事诉讼法等一系列法律的颁布实施,全区的法制建设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严格执行法定审判程序制度的大气候下,吉安地区审判程序制度建设得到较大发展。1979年刑事诉讼法颁布实施,吉安进行了刑事审判试点工作,全区刑事审判逐步过渡到依法定程序进行。同时,法律规定的以公开审判为核心的一些审判制度,也得到全面贯彻执行。1980年随着国民经济的调整,国家要求用法律手段来管理经济。吉安两级法院逐步成立了经济审判庭,专门审理经济案件,经济案件的审判程序参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事审判程序进行。1982年《民事诉讼法》及《经济合同法》颁布实施,全区进行了民事审判和经济审判的试点工作。民事审判出现了依简易程序、特别程序、普通程序办案的局面。同时,经济审判程序也改为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民事审判程序进行。1983年,全国性的“严打”斗争全面展开,吉安法院系统遵照“从重从快”方针,在刑事审判工作中采用了“提前介入”的方法。即在刑事案件未移交到法院审判前,审判人员便跻身于刑事侦破工作中,了解案情,提前掌握情况。采用“提前介入”的方法,使全区法院及时而又准确地打击了犯罪。1988年,鉴于立法滞后,司法超前,全区法院在依照党和国家基本政策的基础上,针对某些新型案件,结合“是否有利于生产力发展”这一标准,对罪犯定罪量刑。同年,鉴于全国性的行政审判工作逐步发展,针对吉安的实际情况,中级人民法院成立了行政审判庭,专门审理行政案件,行政审判依照民事审判程序进行。1990年《行政诉讼法》颁布实施后,行政审判程序依照行政诉讼法规定的程序制度进行。1991年国家关于保护未成年人的一些法律陆续出台,结合全区少年犯罪明显增加的特点,吉安两级法院在审理少年刑事案件中积极探索,采取了一系列适合少年心理特点的审判方法,执行了一套少年刑事审判程序。同年,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实行,全区民事经济审判工作依新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制度办案。1994年8月,全区法院在实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中,鉴于消费者普遍感到民事诉讼程序较为繁琐,打官司浪费时间、精力的情况,在审理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案件中,简化了诉讼程序,表现为:诉讼费和其它一些费用,待案件审结后,由承担责任的败诉方缴纳;允许消费者口头或通过电话、信函直接向法院起诉;在案件的审判中尽可能地适用简易程序,快审快结,有条件的地方,在市镇贸易市场或商业中心,设置以专项审判为主的巡回法庭,随时接受消费者的投诉,并及时立案、审理。1995年,吉安两级法院遵循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统一部署,开展了“九五程序年”活动,此后的数年,在贯彻执行审判程序制度、推行审判方式改革上做了大量工作:一是推行立审分离制度,规范立案运行机制。中级人民法院于1995年初制订《告诉立案暂行规定》,强调:立案由各院告申庭负责,立案人员应认真审查事实和证据材料,根据案件性质、类型,分别提出审查意见,经批准立案后,交由有关业务庭审理。2000年7月1日,中级法院成立立案庭,将立案工作从告申庭分离出来。11月1日,制订《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工作暂行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立案工作由立案庭负责。至此,立审分离走上规范化轨道。二是推行院长、庭长参加开庭及公开开庭审判制度,努力提高当庭宣判率,增加审判透明度。全区法院除法定不应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外,对一审案件坚持公开开庭审理。对二审案件,吉安中级法院规定了开庭比例,且此比例逐年上升。三是严格执行案件管辖规定,对不属法院管辖范围的案件,告知当事人向有关部门申诉解决;对属外地法院管辖的案件,告知向有管辖权的外地法院起诉。四是开展审判长和独任审判员选任工作,进一步明确和完善案件主审人、审判长、合议庭、审判委员会办理和讨论案件的制度,健全案件执行中强制措施的审批制度。2000年,吉安两级法院公平选拔了一批审判长,并对审判长的职责规定为:担任案件承办人或指定合议庭一名成员担任案件承办人;组织合议庭成员做好庭审开庭前准备工作;主持庭审和评议;审核并签发法律文书等。五是完善审判监督机制,实行审监分立。加强院长对已结案件的监督;实行对部分案件跟踪调查;建立错案追究制度。六是推行审执分立,规范执行工作机制。中级法院制订了《吉安两级法院审执分立实施细则》,建立了执行工作协调中心,实行各县、市、区法院交叉执行制度和中院提级执行制度,杜绝地方保护主义倾向。

责任编辑:钟燕萱    

文章出处:《吉安法院志》     

 
 

 

关闭窗口